梁买茶

褪色的颜色

【周黄】标题什么的等写完了再想想吧

#道士周X魔烦烦。#

#这都写不完我真是没救了持续码字中我就占个时间TAG开完这次黄腔就开始正经写文。【不正经脸#  

#我如果说这是生日贺文鬼都不会信我啊唉就不打生贺TAG了#

#黄少天生日快乐,最爱你了,比周泽楷还爱你☆(死)#

#烦烦生日快乐,最爱你了,比枪王爱你还爱你☆(再死一遍)# 

 

 

 

 

 

夏荷旧了,已是快要入秋的时节。

只是南方的天气仍旧闷热,空气黏稠而燥腻,炽烈的日头兀自高傲挂着。黄少天可受不住这罪,想着是在内屋,于是干脆脱下了外袍,只着一件素白的单衣。又将衣袖挽起定好,露出劲瘦韧性的胳膊。

嫌热,还是嫌热……他犹豫了好一阵子,才下定决心,将身上衣物尽数褪去,只用了一件冰凉的寒丝薄被裹住了身子,只堪堪盖过了腿根,露出了修长纤细的双腿。晚风温缠地勾卷了过来,难得沁了几分凉意。黄少天坐在床边,百般无聊地在心里数数。

晚夏的时候,知了早已不会再唤,黄少天却隐约听得不知从哪传来了一声声清鸣,低低浅唱着,惹得他想睡。

说来,自从他修为尽废之后,他就老是犯困……不是不感觉烦躁的,只是……

黄少天以指沿着对方亲手所画的道符的纹路顺下去,笑意渐扩,“你说你一定会护着我的啊。”

 


他是被一阵撩人的吻惹醒的。

唇的触感先是落在了眼睑上,然后沿着脸侧慢慢吻下,轻触了嘴角,最后寻到唇瓣与之轻柔厮磨着。黄少天禁不住地睁开眼看,周泽楷那张风华无双的脸近在咫尺,本来稍嫌冷峻的轮廓被他眼底的情动所融化,一点一点滴落下来,化成汹涌的情感蔓延开来,淹没了一整颗心。

真烫。

只是这样被亲吻着,就觉得有火焰贴身燃烧。

……原来他这样喜欢这道士。

黄少天笑眯了一双眼,双臂环上周泽楷的脖颈,主动地将唇凑过去。周泽楷意外了一下,随即很快反应过来,配合地让黄少天掌握主动权。唇舌勾缠追逐着,气息渐渐紊乱,肺里的氧气也快被消耗殆尽,像要把一生的爱念都燃烧在这次吻中。

到底是黄少天不敌先败下阵, 慌乱地推开了周泽楷,大口喘息起来。他的脸畔透了几分潮红,像是在春日里走失的桃花攀附了上去,看得周泽楷心底漾动,又倾身上前,吻像落星一样留在了对方的额头。

外面的银光推开窗棂偷看他们,缀在天边的白月羞红了半张脸。

 


分开的时候周泽楷将人从床上带起,丝被因此滑落下来,露出黄少天光裸的上半身。

“不穿,会生病。”周泽楷上下打量了会儿近乎全裸的黄少天,视线却移不开来,声音里带着几分涩羞。但他突然又想到了某叶姓前辈曾经的一番教导,又开了口,“……引诱。”

黄少天倒是坦然地让周泽楷看着,“唔……”这样说着,他突然迅疾地凑过去咬上周泽楷的脖颈。目标极是明确,力道也控得精准无比,周泽楷只感到了一瞬间的微疼,随即却是散开了酥麻的难以名状的舒适感。

黄少天专心地舔吮着周泽楷的喉结,舌尖时不时稍重地压下,这种若有似无的撩拨太折人,连一向灵敏的周泽楷也被勾得反应迟钝起来。

成功感觉到被他靠着的周泽楷身躯都忍不住轻颤起来,黄少天心里一阵欣喜,撑着周泽楷的肩膀挺直身子,看向对方的眼里也满是得意,绽着无法言语的光彩,“是你勾引我。”

这样子的黄少天太过耀眼好看,散出的光芒入了周泽楷眼底,然后伴着血液融进心底。

周泽楷抬手轻摸了一下之前被黄少天温柔对待的那里,眸色渐渐地暗了下去,欲望又缓缓地明亮开来。他单手抚上黄少天的脸庞,一双太过好看的黑宝石凝视进对方的深褐色里,动魄到竟慑得黄少天忘记了动作。

什么前辈指导,什么书中内容尽数忘记,欲求的本能涌上来,道士周身的气质仿佛也翻了个覆。周泽楷开口的时候,声音是低沉而性感的,“要我吗?”

黄少天心想这是谁教你的?嘴上却没有应声。

手掌慢慢地往下落去,沿着锁骨,顺着血脉,触过乳尖,滑至小腹,又绕了腰线,指尖点在了尾椎骨的位置。如果沿着股缝的弧度而下……周泽楷又靠近几分,轻轻咬住黄少天的耳垂,呼出的气声透过耳膜,像细蛇一样游游而动,丝丝缠绕在了黄少天的心门上,“要我吗,少天……”

他将尾音故意拖得绵长,尤其是最后的那一个“天”字,蕴藏了数不尽的风流。

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的黄少天却没有回答,他缓缓地,慢慢地转过头,声音里带了恼怒,全然不顾对方是清修的道士,自己才是魔物,胡言乱语起来,“……你这迷惑人心的妖魔。”

终究掩不了眼角流露的一抹春色。

【子周黃】年幼戀人。(下)

#其實中心思想無非就是“輪po主戀童癖晚期怎麼救”和“周家長黃家長你們在哪快出來管管你們家小朋友啊”#
#好吧實際上是po主欲求不滿地想來一發子周黃H什麼的 一開始的設定是兩個小朋友都超沒經驗於是看著gv學 結果黃煩煩小朋友被操出好多血 畢竟還是小孩子嘛 然後就哭出來嚕 推開身上的周澤楷癱在床上哭“以後不會再跟你玩了” 覺得簡直萌梗(哪里萌啊)就忍不住了……結果……怎麼我寫得一點也不萌呢so bad#

#O O C 突 破 天 際 慎 !#




“那少天…不要躲。”

“?”黃少天不解地歪了歪頭。不過雖然說他有些不明白情況,但是這樣子依賴自己的周澤楷他實在是覺得——好!可!愛!這麼想著就不禁對身上人綻開一個大大的笑容,像是小太陽一樣絢爛,“喜歡周澤楷!”

周澤楷的心跳突地漏了一拍。

小少天還在嘰嘰喳喳地重複著,“喜歡周澤楷喜歡周澤楷我喜歡周澤楷黃少天喜歡周澤楷周澤楷也喜歡黃少天!”

周澤楷覺得自己的心臟有點不太好!

“…是最喜歡。”

他又往黃少天的懷裡縮了縮後,仰起頭把臉湊上去和對方相貼著,滿足地蹭了蹭。在十幾歲的年紀,臉的肌膚已經不複嬰兒時期那般嫩滑,但也尚未完全褪去柔軟的特性,就像西紅柿相遇了剝去皮的雞蛋,帶出最甜美享受的觸感。

而衣服下的肌膚,有著更讓人著迷的魔力。

周澤楷一開始指尖還有些顫抖,碰觸了好幾下黃少天衣服上的紐扣都不敢解開。少天穿著嫩黃色的睡衣,衬得整個人都明亮活潑,露出的一小截脖子更顯雪白。周澤楷看得有些魔怔,“好看。”

黃少天算徹底被周澤楷奇怪的舉措打敗了,實在不知道小戀人什麽想法,衹有根據往常的慣例來猜測,“周澤楷你到底要幹嘛?哎算啦不問你了,幹嘛總是悶悶的啊就這點超不好,不能直率一點嗎,那就更可愛了我說不定也會更喜歡你了呀!哎算了算了那我來猜好了!唔……

“少天…脫衣服好嗎。”周澤楷卻突然打斷了他,臉上都是認真的請求,一雙眼也亮得像裝滿了銀藍色的小星星。

“欸?”小少天楞了好幾秒,眼睛疑惑地眨啊眨的,隨即恍然地擺出一副“哦悟了”的表情,“是要玩親親嗎?呃雖然說……好吧隨便你了!”

然後手從兩人身體間的縫隙插進,小少天乾脆利落地解掉了最上麵的三顆扣子,剛好解到胸口的位置,淺淺粉的兩點若隱若現。周澤楷的耳根一下子紅了個透,黃少天看到他的反應以後,“啊……”了一聲後想起什麽似的也連忙捂住對方的眼睛。

黃少天也不是第一次在周澤楷麵前脫衣服嘛,平日裡去游泳或是玩纍了要洗澡時懶得動了甚至都有大大方方地讓對方幫忙過,本來他們都覺得無所謂的,大家都是男孩子嘛看了也不會怎樣啊。但是看完剛剛的那部影碟後……果然就,怎麼變得那麼奇怪!

小周澤楷的眼睛被捂住,衹有指縫間的光稍微地透了進來。因為視線被遮住的原因,別的感官倒是異常靈敏起來。他憑著先前的印象小心翼翼地摸索著想要去觸碰黃少天的臉,小少天看他笨拙的模樣咯咯咯地笑起來,剛想開口嘲笑下一秒卻因為周澤楷的動作變得渾身僵硬起來——

周澤楷放棄了手上的動作,突地含上了少天胸前的某點,衕時溫吞地吮咬著。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小少天特別不乖地在心裡刷起了垃圾話。

周澤楷果然是學壞了!怎麼辦呀周媽媽會不會怪我沒有帶好他們家周澤楷!也不對啊關我什麼事啊又不是我放的碟,哎喲想想我還是很聽話的嘛媽媽肯定會誇獎我……啊不對,總之現在是什麼情況!要怎麼解決!看我三段斬!……哦算了不捨得。

黃少天那點小心思跟馬達似的咔咔咔活絡過什麽,身體卻像中了僵直彈一樣地沒有反應。周澤楷自然不知道身下的人在想什麼,衹是繼續默默地輕咬著。因為看不見的緣故,觸感被放大開來,可以感覺到少天的肌膚起了一個個小顆粒。是害羞的表現呢。

他這樣想著,就更加欣喜地,試探著用舌尖輕輕地舔了舔少天的乳尖。

“嗚啊!”還在走神的小少天瞬間覺得自己受到了大招的襲擊,整個身子猛地一顫。卑鄙無恥周澤楷!卑鄙!居然趁對手延遲而趁機出招!無恥!——處於羞憤狀態中鬍亂想著這些的黃少天也就沒有註意到,自己剛才發出的聲音有多甜膩。

簡直就是引人犯罪?

這要是放在榮譽裡,周澤楷想自己的槍手角色一定受到了來自小劍客的攻擊傷害乘以NNNNN倍,立馬就被秒殺。

少天像一塊最美味的糖。但衹有他能吻吮。

周澤楷想了想,終於下了決定。把少天的手挪開,然後撐起身子用手捧住他的臉,直勾勾地註視進那對微微泛棕的瞳孔裡,“看著我…少天。”

“唔…唔唔!”周澤楷你的手捏得太用力啦我說不了話!衹能發出一個單音節出來的少天有點生氣,不滿地瞪過去。

明明一直都在看著你啊!

“嗯。”好像接受到對方傳達的訊號了一樣,小澤楷滿意地笑彎了一雙眼。

所以你到底要幹嘛之前還說不要躲什麼的意思是就是這樣子給你揉臉嗎啊?欸嘖嘖周澤楷你也太幼稚了吧……少天繼續在心理不滿地吐槽,好像腦內有個小機關槍一樣,突突突地射個不停。

嗯好像周澤楷這次也成功地接受了黃少天的腦電波呢?

“剛剛…影碟。”他咬了咬唇,有些費力地思考著這種事該怎麼形容,“兩個人很近。”

哦那個影碟啊,剛剛不就是……我靠!黃少天覺得臉又熱了起來。說到這個他就想駡的,無奈就是不能說!不能說!啊周澤楷怎麼可以這個樣對他快把手拿開拿開拿開!

察覺到少天怨念的眼神後,周澤楷終於鬆開了雙手。不過離開前還意猶未盡地揉了揉。

黃少天什麼人呀,一得解放馬上就要開啟超•嘴炮模式了,結果周澤楷接下來的話卻讓他什麼話都不想說了。

“想和少天…試試看。”

……得,這回裝的不是星星了,是簡直可以閃瞎人的小太陽。

小少天被看得就要招架不住,於是連忙在心理大聲警告自己——你不能這麼寵他不能不能絕對不能!養出一個得寸進尺周澤楷怎麼辦!怎麼跟周媽媽周爸爸交代!

嗯不錯好像有點效果了。清了清嗓子就要對小澤楷來一次“像哥哥教導弟弟一樣”的循循勸告,“嗯我覺得吧這樣不……”

“答應了的。”

太……

“什麽都。”

好……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吧!黃少天糾結得眉毛都皺成了一團,眼睛狠狠地閉上,大有一種豁出去了的架勢,“衹有這一次!”

“嗯♥”

哎喲這都自帶心號了作者還能怎麼說啊?自求多福吧黃少天小朋友。


接下來的事發生得很是順理成章,周澤楷在得到了默許後,很快把黃少天身上的衣服剝了個精光。最後的小獅子圖案內褲被脫下來的時候,小少年青澀而生動的身體線條便一覽無遺。黃少天把手撐在身後,忍不住彎曲著收回腿,試圖遮住點什麽。一想到自己全身赤裸地被人盯著,哪怕對方是自己的周澤楷,也覺得害羞得不得了,腳趾都緊張得蜷縮起來。不過一想既然都答應了,於是就坦然地迎上周澤楷的目光,“呃…啊,那個!接下來要怎麼做啊!”

周澤楷沉默著,沒有應聲。一副呆楞楞的樣子。他衹是在專心看現在的少天——之前被急火的胸口處還留有曖昧的光漬,現在更是全身都泛起了粉紅色。就像是……煮熟的蝦子?

周澤楷頭上的呆毛恍然地跟著動了動。

黃少天被他盯得真心受不了,眉毛一挑就要劈裡啪啦準備開炮,小澤楷卻適時地歪了歪頭,“嗯。”

“……嗯是什麽意思啊??啊多說幾個字不可以嗎?周澤楷我覺得你們老師上課提問題肯定不會點到你,我都想像得到老師等了半天你就回答個知道或者不知道了這個樣有點氣人啊。其實呀我是不介意的但是周澤楷你要開朗些啊這個樣子才交得到朋友,哦對了……”

“嗯…不知道。”周澤楷不得已又打斷他。

果然一讓少天找到了話題,不管什麼情況都會開始滔滔不絕起來呢。

“?”脫掉衣服以後空調的溫度就顯得太低了,黃少天瑟縮地吸了吸鼻子,“不知道什麼呀我都沒問你問題。”

“怎麼做…”

“啊?哦哦哦哦對,接下來幹嘛啊。那段我都沒有看到啊。唔不過你要是想要再看一遍的話,我明確告訴你!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嗯…好。”周澤楷摸摸黃少天的頭,順毛。

然後才開始跟著脫自己的睡衣,他的手速很快,褲子什麼的也是三下兩下就除盡,不過脫完以後就愣愣地站在床上,為難地想,少天不讓重新看……

後撐坐著的黃少天頓時感覺就很不好了,從他的角度看,剛好對著的是周澤楷的“射手座”。

黃少天窘迫地眨啊眨眼睛。

回過神來看向他的周澤楷一臉無辜地也跟著眨啊眨。

“啊,”呆毛上突然長出一個閃閃發光的小燈泡,叮噹一聲,“知道了。”

喂喂這麼突然地你是知道了什麼啊?——還沒問出口,就見周澤楷屈膝蹲下來,輕柔地抓住少天的踝骨,把他的腿拉直好,然後將自己整個人都壓在黃少天身上。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使得黃少天雙臂一時脫力,兩個人一起朝著床倒去,陷進柔軟的床單后小少天覺得自己的腦子“HONG——”地炸開,最後只剩一片空白。

他們現在什麽都沒穿,靠在一起互相傳遞的溫度也就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來得真切,尤其是下面相貼在一起的感覺,奇妙地燃燒著周遭的氧氣。本就沒有褪卻的灼熱感又涌上來, 兩個小朋友還不懂這些,衹是本能地尋求著降溫的辦法。

黃少天愣愣地任由周澤楷在自己身上蹭來蹭去,看著對方用光滑又白皙的身軀與自己交纏……這画麵對於在性事上還是一張白紙的少天來說刺激有點大呀!他不禁攀上了周澤楷的後背,衕時小幅度地扭動開來。周澤楷頓了頓,初涉情欲的小少年哪禁得起挑撥,總之甚至他自己都沒反應過來,食指就順著床單与身體間的縫隙裡滑進去,停在少天的臀部上。

好柔軟。他不輕不重地拈按了一下,換來黃少天一聲不滿的輕微抗議。

那麼接下來是……?

食指悄悄地滑至臀縫裡——他并沒有什麽“開發”的意識,對“前戲”也毫無概念——這導緻他衹是確定了某處地方的具體存在後,就將少天拉開,好像完成了什麽不得了的探索一樣,“少天。”

剛剛進入狀態的黃少天對於突然離開熱源的情況顯然有些不滿,瞪了眼周澤楷,“幹嘛!”難得的話少。

周澤楷倒是很認真,一字一字咬得清楚,用很一本正經的語氣,“給我吧,寶貝。”

小少天覺得自己瞬間就清醒了!?

好歹他也十四多歲了呀寶貝這個詞,這個詞……能這麼亂用的嗎!還有周澤楷你這是剽竊嗎學別人說這些幹嘛呀到底小腦袋瓜裡都裝的什麽什麽什麼啊打開讓本少好好看看——

正在少天準備將心理活動具現化的時候,周澤楷更快他一步地……嗯,伸手握住了小•少天。

靠靠靠靠靠周澤楷這是要把碟裏面的步驟都學著來一遍的節奏嗎?!

沒有了衣料的阻擋,那裡被包裹著的感覺更加清晰起來,加上恰到好處的揉捏,哪裡受過這樣對待的黃少天看到自己的小傢伙立了起來以後,瞬間覺得羞恥到爆地鼻子一酸,眼眶都紅了。

一心想著“想要少天舒服”的周澤楷沒有註意到他臉色的不對勁,衹是專註于手上的動作。很快地黃少天就受不了這樣的刺激,狠狠地抓了下周澤楷的背,全身一個顫動便泄了出來。一時間兩人都怔怔地看著周澤楷小腹上飛濺的白漬。反應過來的小澤楷連忙親吻上小少天的眼角,溫柔地逼回對方因為羞憤就要掉下來的淚水。

“不要緊…少天的,都喜歡。”

靠靠靠靠靠什麽不要緊該說對不起的本來就是你吧?!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黃少天忍不住駡出來,卻因之前的情緒波動影響所緻,故作嚴肅而拔高的音調讓哽咽感更加明顯,聽起來反而像是在撒嬌。周澤楷連忙又是一陣安撫。

幾分钟後小傢伙才平靜下來,看著爲了照顧他什麽都沒做的小澤楷又有點過意不去,想想其實之前自己是覺得……有點……舒服?手指伸去戳戳對方的臉頰,“繼續啊周澤楷。”

充分貫徹了什麼叫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周澤楷點點頭,稍微仰起身子,用手一點一點撐開少天併攏的雙腿,直到露出隱藏的私處。是漂亮的粉嫩色,周澤楷忍不住伸手去探,剛刺進一釐米,換來的是黃少天一聲急促的“啊”和連忙并腿的動作。

小澤楷抿了抿嘴,沒有追擊,但的確是有點生氣。

說了不要躲。

黃少天仿佛可以感受到周澤楷的怨念,緊張地抓了抓床單。不是他不想讓周澤楷開心,衹是、可是、問題、有點痛啊!而且他碰的是什麽地方啊太奇怪了吧!——可這些話一對上周澤楷就什麽都說不出來了,心裡一頓繳械投降。

算了他已經可以算是個男子漢了,痛一點點沒問題吧?衹要周澤楷高興。這麼想著,他又慢慢地張開腿,試圖打開到之前的角度。如果他能夠未卜先知的話,一定不會做出這個讓他腸子都悔青了的決定——

“呃…周澤……嗚啊!!!”

早就忍耐了很久下身奇怪的躁動而迫切想要釋放的周澤楷直接一個刺挺,就這樣直接進入了少天的身體裡?當然沒有經驗的周澤楷不覺得有什麽啊,衹是突然低低嘆一聲,感到自己突然被一個炙熱的地方緊緊包裹住了。這樣的滋味太過美妙,就連親吻擁抱也沒有辦法帶來這樣的快感。

像是誤入了糖的王國裡。

失去理智的周澤楷本能地動了起來,發出令人羞恥的撞擊聲,隱隱約約好像聽到少天哭喊“出去”“停啊笨蛋”的聲音,也無從顧及起來。周澤楷太小了,對情欲一事完全沒有控製的能力。衹是滿腦子迷迷糊糊地想著,好緊、好舒服,之類的,自己反倒忍不住發出微微的呻吟。

沒有潤滑也沒有開拓,年紀這麼小,還是被進入的那個。黃少天小朋友疼得要命,拼命地想要把侵入自己體內的東西推出去,卻反而更加夾緊,讓周澤楷小朋友越發地沉迷、幻亂。

小少天衹能眼淚一個勁地掉出來,看自家小戀人的樣子都覺得好模糊不清啊。

“周澤楷……痛…嗚哇……出去啊…嗚啊……zho……”

嗓子都要哭啞了,看著就覺得可憐。

可一曏疼他的周澤楷像是沒有聽到一樣,只低低呢喃著,“少天、少天……喜歡……”是甜膩又蠱惑的聲線,像是纏繞人心的魔咒,小少天仍舊痛得像被撕裂了一樣,卻在這樣的呼喚下漸漸止了哭泣,衹留下未干的淚珠和流過的淚痕痕跡,一張小臉滿是狼狽。

終於在最後幾個進出裡,周澤楷身子一滯,低低地“嗯”地一聲,就一個勁地全射在了黃少天裏面。熱流涌著血液滋潤著內壁,黃少天被這種羞恥得到丟臉的感覺驚得想要合上腿,無奈稍稍一動就像要散架了一樣的痛。他頓時委屈得要命,眼淚又有決堤而出的傾曏——雖然黃媽媽黃爸爸經常嫌棄他是個“黃煩煩”,但也從來沒有打過他,周媽媽那邊更是對他好得不得了——在這之前他一度以為這世上衹有打針才是最可怕的,結果現在才發現原來還有比去醫院更讓人會痛的事。

而更過分的是,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周澤楷,還沒無上快感中回神過來,軟踏踏地趴在少天身上,慢慢平複著呼吸。

黃少天用盡最後剩下的力氣一把身上的人推開,艱難地轉過身去把自己縮了起來。

身下好像被狠狠碾壓過一樣,好像還有什麽東西流出來?他一邊啜泣著一邊顫著手夠去摸了下,結果看到手指都被染紅了,還帶著奇怪的白色液體以後,就再也忍不住“哇”地又大哭起來,腦子紊亂地在“會不會死掉”和“死掉以後就見不到周澤楷了怎麼辦”兩個想法裡來回切換,就越鬧越凶了什麽的。

“以後都……嗚啊……不和……嗚……周…澤楷……嗚哇……你玩了!以後…不要和…嗚啊啊……周澤楷……玩……wu…a……”

好吧,嗓子徹底啞掉了。

突然回過神來的小澤楷一開始還很無辜地睜著一雙迷蒙的大眼睛,“?”等他看清了身下的情況後——不禁大驚失色地慌手慌腳起來,“少、少天”,血已經沒有在流了,但先前的已經足夠觸目驚心,尤其是在發現自己衹要稍微移動對方就會皺完整張臉後,他也不敢再去碰少天。從來沒有遇上過這種事的小朋友當然不懂得處理,一時間根本想不到找誰幫忙,家長又出差不在家。他衹能無助地看著可憐兮兮的少天。

好擔心少天出事,好擔心,好害怕——還是他害的——這麼想,周澤楷也難過得,眼淚大顆大顆地滴下來。

一場糟糕的性事過後,兩個小孩子,一齊哭了起來。

- fin -


ps 為被放了鴿子的樂樂小朋友們點個蜡?
pss 某種意義上的“操哭”?
psss 呀這事有點愁人啊,第一次就搞成這樣以後想要再“試試”的話可怎麼辦呢周澤楷小朋友黃少天小朋友?(葉不羞臉

【周黄】我就是想勾搭一下小伙伴?

#一直想要来一发的ABO设定#
#设定是黄少天为王 周泽楷是温柔却毋庸置疑的掠夺者 狠厉果绝 但是在……后察觉到了……于是耐心地等(攻)待(略)黄少天#
#虽然黄烦烦是剑圣周走开才是枪王但烦烦就是我的super king啊!!!!!#
#所以真的特别渣#
#又雷#
#片段而已都非常觉得看不下去#
#听他们说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算了我什么都不想说#

#仍旧是忍不住先试发占个tag然后写完会把这篇删掉重发的所以不用点“喜欢”啦,么么哒(才没有人会喜欢好吗#





一旦被放置了安全的地方后,信息素的味道就再也遏制不住膨胀地爆炸开来。本应清甜的橘子味也沾染上情欲的味道,盈满这间不大的屋子里,以一种不怎么温柔的姿态裹卷着床上的人,他身下的被子被抓出了一道道狠厉的褶皱,透露出不甘心的情绪。

粗重的呼吸声伴随着潮红的脸,意识已经模糊紊乱了,只有身体的渴望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他的理智再也无法为他所用,灵魂怜悯地看着躯体。从指尖到脚趾,无一不开始发烫。欲望的海潮涌上来,以势如破竹的姿态强劲地拥住黄少天,带领他跌下深渊。好像有恶魔的笑声,在耳边一直高声地歌唱着,把你交给你,把你所有的欲望和肮脏都交给我。

可黄少天不甘心。他紧紧地咬住下唇,血流蔓在口腔里,将舌头染色,甜锈的味道得以让他换回一些短暂的清醒。他想用疼痛来对抗欲望,但又怎样呢,欲望本来就是另一种疼痛。

如果得不到充盈、填满,就算勉强渡过发情期的折磨,也会给身体带来负荷。


Omega是什么样的性别呢?他想起中学时期上的生理课。

无法自我控制的欲望,渴望被上的屈辱,被压制、被支配,纵使感情上再怎么抵触反抗,身体也仍旧要臣服于所谓的Alpha——只因他们无冕却是王者,是天生注定的强者。如果真的有“上帝”这样的存在,那一定是个残忍恶劣的暴君。他把人分为三种,Alpha作为权力者,像掠夺奴隶一样征服他的Omega,中间的Beta不上不下,嘲弄地看着一出出人生闹剧。

只是这么失魂了一小会儿,欲望就趁机点爆将仅存的理智都燃烧殆尽。黄少天再也忍不住发出呜咽的呻吟声。他躁动不安地扭动着身躯,仅靠皮肤与布料之间的摩擦,就让他得到了些许的快感。可不够,这些都不够。握住被子的手无力地松开,渐渐来到胸前,用力地拧捏着敏感的一处,别样的触感传达到神经,再回传回来,引起他一阵阵的战栗。

“…呜……”他忍不住低低地哭泣起来。想要,想要更多。

于是另外一只手来到身下,那里早就饱满地挺立起来,有着好看的形状和色泽。早就叫嚣了已久的欲望在突地被手掌包裹起来后,再也忍不住地,泄出一道白弧。释放后黄少天有着一瞬间的失神,他低喘着,迷茫地把手抬起来,上面的白浊显得刺眼而绯糜。但后庭的空虚让他无暇再维持着呆滞的动作,光靠着抚慰乳尖已经无法满足Omega在发情期时无止尽的索求,他翻过身来,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手颤抖着探到了身后,将沾着自己的欲望的手指送了进去。

内壁的软肉立马纠缠了上来,不满足地咬住了他的手指,紧紧地吸附着不让离开,连抽手的姿势都很困难。滚烫的内壁开始诉说炽热的情话,黄少天禁受不住一般地仰起头,迷蒙的泪眼和微张的唇,一起构成一幅情色而瑰艳的画面。但很快,在外界的刺激和内里的本能下,有液体分泌出来,温柔地顺着他的手指流淌出来,沾湿了修长纤细的手掌,又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变成一朵朵暧昧的透明色的花。

手指的进出在这样的借力下终于顺畅无阻,指根没入后,黄少天熟练地找到了自己的敏感点,粗暴而用力地在那上面挤压着,引发出奇异而滋味美妙的狂潮。他弓起了身子,泪水不断地滑落下来,吻过脸颊,说不清是因为快感还是苦受。

手指加到三根的时候黄少天已经觉得自己被撑得连呻吟出声都很痛苦,可是欲望并没有放过他,而是更嚣张地引诱着他再用力、再快一点。身体的别处也都还不满足,希望得到爱抚。

可没人满足它们,也不会有人满足。


虽然他极不情愿,无奈而勉强地接受了自身Omega这样的性别缺憾,可他不相信自己与Alpha之间能有纯粹的爱情。他是这样认为,Alpha和Omega有的只能是强征与臣服。可他不愿意被强征,亦不愿意臣服于别人。这与他作为队里的核心,被大家称为“剑客里绝对的王者”无关,他只是认定自己是自己的王。


黄少天这样骄傲,怎么会甘心成为他人身下的王。

2014/05/29

叶修啊,生日快乐。
很荣幸,能遇见你。

【子周黃】年幼戀人。(上)


#大概是十三四歲…多……的正在交往的子周黃這樣看起來就好犯罪的設定#
#往下看去覺得有哪裡不太對也請不要告訴我#
#這是一篇好正經好正經的文的#





作為“戀人”來說周黃兩個人都太小了。

但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周澤楷——黃少天扭過頭去看著自己好看的小戀人,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從現在的五官就已經可以看得出他將來一定是那種會被很多女孩子追求的對象,說不定還有男生。想到這裡黃少天又有些吃味起來,湊近周澤楷就對著老老實實地睡著的他的臉“吧唧”咬了一口。

“?”

剛剛朦朦朧朧地進入夢鄉的周澤楷迷糊地轉醒過來,半睜開的眼睛水濛濛的,像是初生的還迷茫著的小鹿一樣可愛,黃少天忍不住又湊上去親了親。

周澤楷這回已經醒了一大半,看到最喜歡的人离自己這麼近又笑得好燦爛的樣子,馬上也跟著彎眼笑了起來。一張漂亮的臉頓時像是會發光一樣,閃得黃少天心“撲通撲通”地快速跳起來,剛想說些什麽唇卻被對方湊過來輕輕地含住。

是很溫柔又很小心翼翼的磨蹭,黃少天稍微害羞了一下,也閉上眼睛回應對方。自兩人第一次嘗過親吻的滋味以後,就愛上了這種親近對方的方式,比甜食還要叫他們欲罷不能。往往都是糾纏到感覺肺裏的氧氣都要被偷完了,才戀戀不捨地放開對方。

“少天。”

看著自己心愛的小少天還閉著眼沉浸在剛才的吻中,臉紅紅的誘人模樣,周澤楷眼睛閃得亮亮的。沒有猶豫地又想傾上前去——

“不要不要周澤楷不鬧了!睡覺啦睡覺,下午答應樂樂他們出去燒烤的,不好好養好精神到時候食物又被不要臉的葉修搶走了!啊說到葉修這家伙你知不知道他有多過分知道我們在一起了不祝福就算了居然還說什麽'你倆都是小孩子這是在玩過家家嗎'!太可惡了!有本事他來跟我單挑單挑單挑單挑!”

黃少天稍稍地推開了周澤楷,好像是爲了掩蓋自己的害羞一樣又開始吧啦吧啦地開啟話嘮模式。周澤楷雖然跟不上他的速度,但都會很認真地聽完。突然又覺得這麼喜歡說話的少天不介意自己話少真是太好了,於是把人抓回來,又親了上去。

對方的口腔裏除了牙膏的淡淡薄荷味外,還混著甜甜的橘子味,是因為黃少天總有午睡前吃些什麽的壞習慣。之前黃少天一直吃的都是零食,但自從犯過一次很嚴重的牙疼後,就被又心疼又氣得不得了的周澤楷強硬地糾正了過來。

雖然隱隱覺得睡前吃水果也不怎麼好,但周澤楷還是會心軟地想要慣著黃少天。

“喜歡,少天。”

比之前還要叫人心跳加速的吻——周澤楷第一次試著從黃少天忍不住微微張開的唇縫間把舌頭伸了進去,找到對方的與之糾纏——結束後,周澤楷翻轉起身,用膝蓋分開黃少天的雙腿,蹲跪在黃少天的上方,把手撐在他的兩側。雖然兩人還有些喘著氣,但周澤楷定定地看著他的樣子很認真。

“不是過家家。”

周澤楷的眼眸色彩很深重濃厚,像是神祗寶庫裏最珍貴的黑曜石,被這樣的一雙眼睛註視著,黃少天頓時也管不得什麽午睡不午睡的了,咧開嘴露出兩個尖尖的小虎牙。

“周澤楷周小楷小澤楷小周澤楷!低下來讓我親一下!”

周澤楷聞言順從地俯下身,任由黃少天開心地環上他的脖頸,就著自己的鎖骨從下往上啃咬起來,在白皙的肌膚上留下曖昧的紅印子——黃少天很喜歡這樣做,理由是“想要看周澤楷不知道怎麼辦一臉不自然地拉高衣領的樣子哈哈哈有點可愛啊”,雖然每次他都會被周澤楷按住,親吻上他的耳垂,或者是手背。

被親過的地方酥酥麻麻的,體內會升起一種奇異的燥熱感。周澤楷並不理解這是爲什麽,衹是突然想起鄰居家那個比他大上幾個年級的江波濤,有神秘兮兮地遞給過他一張光盤,說想和黃少天更進一步的時候可以看看這個。

因為認為自己和少天已經很親密了,又不好意思拒絕對方的好意,就一直把光盤鎖在抽屜裏的周澤楷,在此刻終於發覺好像的確少了些什麽。

更進一步……嗎?

是指兩個人的心甚至靈魂都會更加親近這樣子嗎。因為對象是少天的緣故……好想。

打定主意後,行動力一直很強的周澤楷便沒有絲毫猶豫地起身,勾著他的黃少天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也被帶起來一點,卻因並不是很用力的緣故環著的手滑了開來,黃少天上半身又跌回床上。

幸虧是家長爲了照顧小少天睡覺時會亂滾的壞習慣而特意買的很柔軟的床,即使是小孩子重重摔上去也不會覺得疼,更何況是發育期間長得很快的骨骼清健的黃少天。

但是黃少天很不高興。

“周澤楷你幹嘛呢幹嘛啊!什麼話都不說就突然起來了!嚇我一跳好嗎你要怎麼補償我夜宵夜宵夜宵今晚你請我要吃蘇炸小雞翅紅豆手抓餅糯米桂花糕還有包子他們家的奶黃包!”

……

不知道怎麼解釋,周澤楷抱歉地揉揉黃少天的頭髮,然後說了句“等我”就下床出了房間去隔壁書房拿碟。

黃少天心裡嘟嚷著什麽啊什麼事這麼神秘。又莫名地有點期待。

不一會兒周澤楷拿著光盤回來,放進房間配備有的影碟機裏,把遙控器帶上了床。小心翼翼地戳了下故意鼓起兩頰假裝不開心著的少天。

“少天……起來,看碟。”

黃少天不理他。

周澤楷就有些為難。他知道少天的目的是什麽,雖然說吃貨屬性什麼的很討人喜歡,尤其是像黃少天一樣可愛的小吃貨……但是,“少天……吃太多,不好。”

黃少天“哼哼”地轉過身去。

“……會牙疼。”周澤楷更加為難起來,甚至皺起了清俊的眉頭,“我會心疼。”

黃少天覺得有什麽東西突然在心底“嘭——”地炸開了,軟軟地纏上他,比吃了牛奶糖還讓人覺得甜。他就忍不住了,軲轆地爬起來蹂躪周澤楷的臉,揉啊揉的,“周澤楷周澤楷你這是犯規是犯規啊你知道嗎!你學壞了從哪學會說這麼肉麻噁心的話的是不是你那些同學帶壞你老實交代坦白從严!”

“沒有…是真心話。”

雖然臉被揉得有些疼,但是看到少天又肯理他了就會覺得好開心。好喜歡這樣子即使鬧別扭也馬上跟他和好的少天。

“好吧勉為其難地相信你了!嗯…嗯……”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麽的黃少天鬆開手,看著被他揉出了緋紅色的周澤楷的臉,噗哧笑出來,“我家周澤楷周小楷小澤楷小周澤楷真的好好看!啊剛剛你說看什麼來著?光盤嗎?是什麼呀榮耀特輯第四期嗎?誒不對啊不是兩個星期後才出的嗎?”

“…唔。”周澤楷想了想,覺得一向人很好的鄰居應該不會耍他,“看了,就知道了。”

“哈你可以呀是在跟我玩神秘嗎,想故意勾起我的好奇心嗎?哼你以為這樣我就會乖乖上當了?我告訴你等等你放什麽我都不會被嚇到!不!會!被!嚇!到!”

“嗯……”周澤楷點點頭,感到少天抱著枕頭靠近自己,就又把身子往對方那湊了湊,兩個人靠在一起彼此傳遞著的溫度讓黃少天飛揚起了嘴角。周澤楷心裡卻有些遺憾,現在的少天比他還要高半個頭,這讓他很苦惱——對於不能把少天完全抱進自己懷裡這件事——就想著果然還要再長高點才好。

他按下播放鍵。

電視裏出現了很清新的風景画麵,隨著在路上騎自行車的少年而不斷推進著鏡頭,背景音樂是很溫暖的旋律,之後少年來到了一棟公寓樓下,右下角隨即打出了字幕,片名是《我的寶貝》。

黃少天頓時失了興緻,覺得還不如睡一覺下午搶吃的,“什麼嘛文藝片嗎愛情片嗎?太無聊了吧周澤楷你居然喜歡這种嗎哈哈哈也太小女生了吧?”

雖然很想回答不是衹有女生才喜歡看這種類型的片子,但是周澤楷也的確不太想看這些關於情啊愛啊的片子。並不是因為他們在十幾歲的年紀還不懂欣賞這些,而是說他有黃少天了,爲什麽要去看別人的戀愛。

他正要關了電視,旁邊的人卻伸過手製止住他,“誒算了算了偶爾看看這種片子打發時間也可以的嘛,反正睡不著了——我打賭女主角肯定沒有你漂亮哈哈哈!”

周澤楷並不喜歡別人用“漂亮”這個詞來形容自己,事實上以他的氣質和外錶來說,未來一定是“英俊”“帥氣”“溫柔”的類型。如果是黃少天來講的話……也會給懲罰的,比如限製一下飯量,聽到這樣子的消息後會不滿地先開嘴炮“什麽什麽周澤楷你說什麽你再說一邊憑什麼就給我吃這麼點啊啊啊你給我說清楚”然後可憐兮兮地扯他衣角“周澤楷我餓……”的黃少天……周澤楷覺得自己也好喜歡。

趁他發呆的時間裏劇情已經不知不覺地發展了好幾分钟,等到黃少天大聲地“咦”了一聲遺憾周澤楷才轉回註意,剛好看到一個有些妖豔的青年抱住了之前出現的少年,兩人纏綿地擁吻著。

怎麼看……都是兩個男的。

黃少天呆呆地眨了眨眼睛,然後明白過來,“哇靠原來是這樣……兩個男的呀就像我和你一樣嗎?有點意思了啊我覺得!可是爲什麽要看別人談戀愛,不都是那樣嘛親親抱抱的還能有什麽不同啊……”卻在看到片裏的兩個年輕男子開始脫衣服以後突然有些說不出話來。

沉默了十幾秒還,黃少天小話嘮還是忍不住扭頭跟格外專註地看著電視的周澤楷開刷一大堆文字泡,“周澤楷你說他們幹嘛要脫衣服?洗澡嗎?可是那裡是卧室對不對?還是說這個卧室跟喻班家一樣自帶浴室的?咦不對啊沒別的門了啊,還是他們要換衣服?……不對啊他們滾到一起了到底怎麼回事!”

其實他問這些周澤楷也回答不上來,除了有在學校上過幾節說得遮遮掩掩的生理常識課以外,他們對某些事真的一無所知。

“看下去……?”就知道了吧?周澤楷隱隱有預感到這就是“更進一步”的契機,於是又認真地繼續看著画麵,也就沒有註意到旁邊的小少天燒紅的臉。

影片裏的兩個男子抱在床上親吻著對方,妖豔男子的手順著對方的身體一下下撫摸著,看起來陽光俊朗的少年從交纏的雙唇中溢出一聲低低的呻吟。他們並沒有太多的動作,衹是這樣相互廝磨著,卻莫名地讓黃少天覺得——好奇怪、好緊張!

“周澤楷這到底是什麽片你快告訴我!幹嘛啊幹嘛看他們在那裡親!不覺得很奇怪嗎如果衹是這樣幹嘛脫衣服他們很熱嗎!很熱的話要開電風扇!話說回來你熱嗎你熱的話我們開空調好不好!”

黃少天說著就要下床去拿空調的遙控器,周澤楷連忙轉頭看著像在逃離的人,有些迷茫。

等黃少天又吭哧地爬回來的時候他才安心地回頭看劇情,卻發現本來衹脫了上衣的兩個人開始抽去腰帶,青年輕笑著勾開對方的內褲,緩緩把手伸了進去。不知道摸到了什麽,少年整個人急劇不自然起來,聲音也變了一個音調地高聲說“放開啦”。

“你是在害羞嗎?看你這個樣子,真是叫人沒有辦法地衹能越來越喜歡你……放鬆點,給我吧,寶貝。”

青年附到了身旁人的耳邊,輕輕地咬著對方的耳垂。另一祗手把剩下的衣物全都褪去,周澤楷才發現他握著的是……

一直胡亂想著“爲什麽溫度這麼高這麼高明明開空調了爲什麽還是這麼熱”的臉紅心跳的黃少天感覺到戀人突然把目光從影片上移開朝自己看了過來,好奇地順著他的視線往下看——再想到雖然自己心不在焉但是也有看到的影片画麵——“周澤楷你看什麽看!”

周澤楷猶豫了一下。

然後還是禁不住內心的想法把手覆在了黃少天的那裡,學著青年的樣子一點點揉捏起來——那個少年錶情好像很享受的樣子,希望少天也會覺得舒服。

其實黃少天衹覺得周澤楷好!不!要!臉!

被大人教育過要用褲子好好地藏起來的地方突然被自家小戀人那隻白皙的、現在還說不上是修長但比例很適當的手隔著褲子溫柔地觸碰著,漸漸升起一種沒有辦法說出來的感覺,又氣惱又很羞地推開對方,想要說“周澤楷你幹什麼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卻呼吸不穩定到極點地說不出話來。

周澤楷也緊張起來,雖然被推開讓他有些失落感,但更在意的是黃少天的感受,“不舒服嗎?”

“才!”黃少天簡直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了,平時就有聽到一些高年級的人笑說小澤楷真是天然呆啊,他還不以為然來著,現在看來果然是真的嗎!“都不知道怎麼駡你了!莫名其妙幹嘛呢!……周澤楷你的手好燙不要碰我!”

“…少、少天……”

“哇周澤楷你賣萌也不可以!不可以賣萌!”黃少天有些著急地伸出一隻手擋住周澤楷那張臉,假裝沒看到那雙藴藏著深海一樣、委屈地看著自己的眼睛。雖然說出去肯定沒人信,但是他真的會有一種會溺水的感覺。

“少……”

可還沒等周澤楷說完,卻突然響起一聲甜膩難耐的“嗯啊——”,兩個小孩子都被嚇了一跳,才想起電視都沒關。

黃少天不開心地想什麼呀,把視線轉回到画麵去——就看到少年的腿勾纏在青年身上,一臉難受又歡愉地接受著身上人的進出——“啊啊啊啊啊啊啊這個是什麼鬼關掉關掉周澤楷關掉!”

其實這部影片比起同類型的來說尺度真心不大,鏡頭主要集中在人物的錶情上麵,關鍵的地方也衹是偶爾才掃過。

但對於周黃他們來說……果然還是太小了。

周澤楷都楞了好一會兒才手忙腳亂地按了暫停,下床按下影碟機的開關,把光盤拿了出來。然後蒼皇地看著不知道爲什麽用被子把自己裹成球陷回床裏的黃少天。

“少天…是冷嗎。”

他小心翼翼地躺回到黃少天身邊,抬頭看了看空調上顯示的溫度,心想的確低了點,但不知道爲什麽他還是覺得莫名地燥熱,可少天看起來很冷的樣子……於是周澤楷輕輕地把手搭上去把人半抱著。

某個小粽子沒有回答他,衹是突然掙扎得厲害,以小澤楷的力量險些沒抱住,被子裏還傳來悶悶的聲音,仔細听好像是說“走開周澤楷走開你好燙不要再靠過來了”這樣子的話。

“…少天……”

過了好久,一直有豎起耳朵註意聽的黃少天都沒有聽到下文,突然感到身上的被子濕了一小塊,他頓時停止了掙扎。

“哇不會是……”黃少天急急忙忙地掀開了被子掙脫出來,拉開不願意放手地繼續抱住他的小戀人,果不其然在對方的眼裡看到了流溢出來的液體星星。就連哭也不會發出聲音來,一聲不吭的,乖巧得讓人難過。黃少天好害怕看到周澤楷哭。

雖然說平常都是小澤楷照顧著小少天,大人都以為小澤楷才是哥哥,但其實小少天比他還大了一年又三個月。

所以他們有時候鬧了很嚴重的別扭,小澤楷會忍不住默默地流眼淚。這個時候的小少天就會立馬忘記之前的不快想盡辦法地逗他笑。

這次也是一樣。

“周澤楷不要哭不要哭哭多就不好看了!不好看我就不要你了!啊也不對騙你的啦又哭得更凶了……嗚哇你別哭了好不好衹要你不哭提什麽要求我都答應你!!”他慌亂地想要拉開距離能夠讓自己擦掉對方的淚水,周澤楷卻仍然抱住他不讓他抽離。

很快地周澤楷就平靜下來,衹是一雙黑黝的眼睛還有些泛著光。

“什麽都,答應……?”

“嗯!你沒聽說過'黃少天一言既出好多條馬都追不上'這句話嗎!還是說周澤楷你不相信我嗎!”

以往也有過這種情況,周澤楷的要求通常都會很簡單,小戀人很容易被滿足,衹要少天不生氣了就什麽都好。

但是這一次,有點不一樣。

周澤楷躊躇了很久,黃少天看他糾結的樣子也不明所以,剛想再次保證說“我可是真的說話算話的想要什麽就說出來吧想吃南街的巧剋力曲奇餅我都幫你買”,周澤楷就突然扑了上來。

“!?”

“那少天…不要躲。”


- tbc -

© 梁买茶 | Powered by LOFTER